从发行前端入手,为剧本杀“去污”

  全国政协委员孙宝林表示,剧本杀在受到年轻人追捧的同时,也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,如涉暴、涉恐题材的剧本,对年轻人的意识形态、世界观和价值观都可能产生不良影响。他建议,从版权入手来引导剧本杀新业态的健康发展。通过平台对“剧本杀”前端版权进行登记、审核,把一些正能量、弘扬主旋律的剧本引进来。

  近年来,剧本杀成为年轻人的“娱乐新宠”,剧本杀产业迅速成长。但同时,剧本杀涉黄、涉暴、涉恐等负面新闻,亦时常见诸各大媒体,引发社会担忧。如今,在全国两会,有委员提到剧本杀的问题,再次说明,剧本杀行业的发展,已经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。

  目前,剧本杀的出版、发行普遍缺乏前端的登记和审核,这实质上将选本审核的责任推到了剧本杀店的运营方。有的剧本杀店家会花费时间和精力对剧本进行筛选和二次加工,如果购买的剧本因为存在内容问题而无法上架,店家只能自己承担损失。

  如果是遇到把关不严或无良店家,则可能让涉黄涉暴的剧本流向市场,不仅影响玩家体验,而且有损行业整体形象。剧本杀的店家并非监管主体,它们对于剧本的审核只能出于自觉而非强制力。因此,从出版发行的前端加强对剧本的管理十分必要,这不仅有利于市场和消费者,对于剧本杀行业的从业者而言,同样是件好事。

  值得指出的是,剧本杀通常会包含解密和探案的环节,难免会出现一些悬疑和凶杀的元素。如果仅仅因为此就否定剧本杀,那《福尔摩斯探案集》《东方快车谋杀案》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等优秀的经典推理小说以及改编的电影,就没有了诞生的土壤,这恐怕并不合适。对于剧本杀,我们应该有一定的宽容度,过分严苛的内容审查,将遏制其发展的活力。

  其实,剧本杀作为文化产品,本质上与书籍、电影、电视剧没有什么差别。只是因为剧本杀太新,发展得太快,以至于人们观念和配套管理还没有跟上。实际上,只需要将现有对书籍、电影的出版发行管理移植延伸到剧本杀,大部分问题可以迎刃而解。我们既不能放任剧本杀的野蛮生长,也不必以挑剔的眼光对其过分紧张和谨慎,说到底,是不必将剧本杀“特殊化”。

  虽然剧本杀发展蓬勃,但还是会被打上“小众”的标签,被认为是年轻人的游戏。将大众文化引入剧本杀,把正能量、主旋律的剧本引进来,将有助于树立剧本杀更加正面的形象,让剧本杀为更多年龄圈层的人所接受,从“小众”走向“大众”。

  与其他文化产品一样,剧本杀同样需要“百花齐放”。除了最初的推理型剧本,现在已经涌现出越来越多题材的剧本。不少家国情怀、主旋律题材的剧本广受好评,业内人士表示,剧本杀+教育、剧本杀+党建都是值得拓展的方向。将更多正能量的剧本引入行业,正能量的剧本杀将更有能量,更好为社会所接受,更好地得到发展。(孙梓青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